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河水乌江浪白洋畔

品茶如品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别问我年龄,我肯定比你想象的老。别问我长相,我丑得吓死你。别问我学历,高中毕业就到广阔天地炼红心去了。别问我职业,到老也没一技之长。别问我名字,我不叫鲁闽黔

忆起丁宁,梦在起航(原创) 文\鲁闽黔  

2015-04-12 18:17:26|  分类: 杂文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下午去参加他们全国系统新闻宣传表彰大会了,中午爷俩聊了会,他鼓励支持我拾起笔来,修改下博客里的部分短文,也创作点东西往报纸刊物上试着投投稿。儿子说你很了解生活整天和个老农民似的,也明白机关的这些道道,又是书痴。虽说照料我爷爷奶奶很辛苦,但也能挤点空呀。你读书是为了什么?这臭小子拿我过去教育他的话,教训开老子了。是啊,读书的目的在于运用。不管用在哪方面,修身养性是运用,增长知识开阔眼界是运用,闲来无事再爬爬方格写个小豆腐块、火柴盒短文也是种运用。或许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发个小文章,还有一定的社会效益,多少也有点经济效益吧?呵呵!
         要想写点东西就不能光看"闲书",翻出当年教科书复习下,各类文体怎么写我想写东西很难,可下了功夫痴迷上也不是高不可攀。写一篇文学类作品,理论和生活实际一旦撞出火花,这和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无意间撞出火花来差不多。长期的沉淀和压抑,突然一股冲动,一刹的激情,使双方火花撞击过后留下的是共鸣。抓住共鸣,文章一挥而就也就产生了。
         翻出了二十多年前的一本作品选看了看,是上大学时发的必修读物。其中<幽燕诗魂>这篇精美的散文,是我当年最喜欢朗诵的。喜欢这篇1978年12月发表在<人民文学>的<幽燕诗魂>,喜欢文中的主角杨,更喜欢作者丁宁。
        大海哟,你是最美的诗。你广阔的胸怀,深藏着一个纯洁的诗魂。诗魂啊,你回来吧!-------这是这篇经典散文的开头。
        丁宁,我应该叫她阿姨。她是山东文登人,抗战爆发便参加了革命。十六七岁便担任了当时的<胶东文艺>编辑,文革前在中国作家协会供职,行政级别13级,是正而八经的高级文艺干部。与她相识源于她丈夫,江伯伯,江波。文革中因受原总政代主任肖华的牵连,时任秘书的江波被下放到了原滨县(滨城区前身)武装部任政委兼昙委常委。丁宁也就随夫从文化部系统湖北咸宁五七干校转到了这个当时人口不到两三万的小城,一个高级干部担任了小县的文教办公室最后一名副主任。
        父亲一直在南方工作,文革时因是"解决贵州问题"而赴黔的3000名干部之一,受到派性的严重冲击,差点被抛到乌江,幸亏支左部队及时保护才幸免于难。父亲不想再在这工作了,也工作不下去,又不想再回福建,便主动写信给当时的惠民地委和滨县县委,垦求同意接收调回老家工作。地区和县里来回踢,几次来信都被以无法安排合适职务而拒绝。父亲去意已定,便又写信表态,回来后不讲条件干什么都行。就这样,关于父亲主动要求调回的事仍议而不决拖着。这事把江波激怒了,他到地委组织部去反映,在一次常委会上发了火。他说,从滨县走出去的一个老干部而且还是参军打仗走的,九死一生已经万幸,现在愿意回老家,而又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我们没任何理由拒绝,不能让南下的老干部寒心。我建议,不行就举手表权。可能江波政委的话落地有声,也许他曾长期在总部首长身边工作虽被下放了但余威仍在,也许不少常委被父亲回家心切的心打动了。江波的话刚落,引来了众人应合。会后县委马上给地委写了同意接受的报告,发商调函。由于这事,我们一家回到老家后自然对江波丁宁夫妇尊敬有加,关系也较密切了。
       那时我正上中学,县委大院和武装部一墙之隔,中间有个小门相通。为走近路我们上学来回都从这小门经过,正好天天路过丁宁家门口。因了父亲的调动,丁宁自然认识了我这个外来户,一个除了数学不会,理化不好,其余还凑活的我,一个上课爱偷看小说的我。一同学家是图书馆的,通过他妈的开明,偷偷为我们打开书库借"封资修"的"禁书"看。<静静的顿河>、<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普通一兵>、<红日>、<青春之歌>........好多书都是在哪时读的,反正那年代上学又不考试又没课外作业。记得那是1975年六一节的晚上,丁宁在武装部大会议室召集我们这些小孩子、半大孩子过节。内容就是听她给我们讲故事。那天讲的是海岛红小兵,说的是红小兵智勇抓台湾特务的故事。"快,有坏蛋"!"没坏蛋,使劲掏是好蛋"。"不是好蛋,是坏蛋"?丁宁讲的绘声绘色,我们听得入了迷。讲完故事,她给我们布置了任务。每人编写一个故事交给她,就当是六一节的礼物。几天后我把我写的一篇<洗,还是没洗>(这是我的小时糗事之一,见博客相关文)交给她后,她看得很仔细,并动笔帮助改了几个错别字和标点。对我说,写的有点意思,以后多想多写,争取将来当个作家。丁宁的鼓励没有让我成为梦想,辜负了她为我亲笔修改幼稚的文字,白白浪废了她的鼓励。在她家,给我留下最深印象就是书多,多的无法计算。桌子上摆满书,书厨里满满的书,床下几个箱子里装的全是书。丁宁是个与书为伴的人,也是个写书的人。下放前是<新观察>编辑部的主要负责人
        丁宁虽然级别较高,又是从京城下放的大干部、大作家,但却没有什么大架子。对滨县的文化工作和群众文艺创作立下了功劳,记在了文化史册上。在她下放的那些年,滨县的文化工作史上空前红红火火,尤其是在文艺创作上更是全地区名列前茅,创作出了许多在全省有影响的作品,甚至走进了省城走进了中南海。丁宁为此付出了心血,功不可没。同时她善于发现和培养扶持创作人才,为以后的文艺创作奠定了基础。一部吕剧<都愿意>唱红了山东,短篇小说<静妹>在山东文艺(山东文学)发表填补了复刊后的空白,一曲<杨柳雪人怀念周总理>成了山东广播电台<每周一歌>,<送棉车>、<读报员>农民诗人的诗登上了<山东文艺>,<家乡行>等散文发表在农村大众报上,年画<催春>出版发行,幻灯片<送粮路上>被选进京在中南海为中央领导汇报播放,.....
        正如<<滨城文化志>>中所述,"经散文家丁宁的热心支持与辅导,群众业佘文学创作活动非常活跃,段剑秋、王文田、孙建中等从此踏入了文学创作之门,张广福、刘福河、李友等农村业余作者大量涌现,,,,,,,,"。这是全县文艺活动和创作的火红年代,因为丁宁的到来。
         文革结束后,江波丁宁夫妇回到了北京。江波从解放军报领导岗位上离休,丁宁于1979年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中国作协、文化部、全国文联任职,创作出了不少经典名篇。文章开头提到的<幽燕诗魂>是其较有影响的一篇散文,被多家大学选为教材必读作品。今年丁宁巳是91岁高龄的老人了,望老人健康长寿。
          写到此,老鲁想丁宁在滨县的那段文艺创作的火红年代,我还只是一名中学生,丁阿姨当年的一句鼓励没能铭记于心,梦想成真。实际连梦也都没做,不敢做,也不会做。    
         奥运精神其一就是重在参与,思来想去,俺也而今迈步从头越,写不了厚重的小说,写不出高雅的诗歌散文,编不出出彩的剧本,那就写点小杂文、小随笔,实在不行弄点感想,重在渗合,虽不算老,但赋闲在家,再忙也能挤点空当当"坐家",没准哪个报纸刊物排版面时需要补白,东西不在多好,就缺这味药时,鲁闽黔就变成铅字了。也算对的起当年丁宁对我的教导那几句话。
         儿子打电话来说到青州了,报到时正巧碰上贵州来开会的同行,一啦对方知道那里是我的第二故乡与儿子一下亲热起来。我说这几天你抽空请下来自高原的同行,就劝当当个东道主吧,邀请人家有空到咱这儿来玩玩。
         开始观察生活,构思个小文章,管它象什么,文无定法,文成法立。   
        一头扎进生活中,用审美的眼光看生活,也就拉近了文学的距离,这和人与人的交往是一样的。找到了"戏眼"和"魂",哪怕是念念碎,起码也叫篇文章。
         忆起丁宁,梦在起航。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