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河水乌江浪白洋畔

品茶如品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别问我年龄,我肯定比你想象的老。别问我长相,我丑得吓死你。别问我学历,高中毕业就到广阔天地炼红心去了。别问我职业,到老也没一技之长。别问我名字,我不叫鲁闽黔

清明随忆之二 回家【原创】 文/鲁闽黔  

2015-03-29 12:31:50|  分类: 心中的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又梦见爷爷了,梦得是那么模模糊糊,我记忆中的爷爷。我的记忆来自于父亲和姑姑模糊的大体记忆。
       当清明时,我总要面朝东北方向,默默的祈祷。心里无数次的呼唤,在呼唤着我的爷爷,爷爷!爷爷啊爷爷,您在哪里?回家吧爷爷!
       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我的爷爷,我对爷爷的记忆全是听父亲和姑姑对我说的。爷爷离开家的时候父亲12岁,姑姑只有6岁。那是1940年的秋天,是一个涝灾年的秋天,也是爷爷与我的没有血缘关系的老爷爷分家的第一个秋天,更是父亲和姑姑从此失去父亲的秋天。历史定格在了抗日战争最艰苦的1940年,也是我家最黑暗的1940年。
       爷爷是在刚几个月大时因孩子多生活艰难,被他的父母仅用三斗高梁卖给了我现在称为老爷爷家的,从此改姓成了这家当年开店做生意兼耕种部分土地的富裕户人家的儿子。爷爷十来岁时这位老爷爷老来终得亲生贵子,我的爷爷从此伦为了他家的干活机器,一名名符其实的长工。抗战爆发后兵慌马乱官道萧条,路人稀少,老爷爷只好关了店断了财路。三年后逼迫爷爷与他分了家,分家的日子选在了这秋涝颗粒不收的季节。爷爷生性是个老实人,念就养育之恩,背着半囗袋粮食,带着奶奶领着父亲和姑姑在分给的三间破北屋两间小东屋的狭小院里安了家。
        别说来年的春荒,就靠这半袋粮食一家四口就是吃糠咽菜也维持不到年啊。爷爷和村里另外两个年轻人商量去济南打工找活干,多少挣点钱腊月里回来好过年度春荒。没想到年过四十的爷爷这一走再也没能回来,成了永别。
       据抗战胜利后逃回来的与爷爷一起去打工的那人说,他们刚到了济南就被日本鬼子抓了劳工,押到了东北据说是离牡丹江很近的一个煤矿给日本人挖煤。我的爷爷由于年龄大又老想着家里妻儿老小,加上有病不给看逼着下井干苦力还常常吃不饱,天寒地冻连病带饿还没到过年,就病死在了煤井下。被日本鬼子和汉奸拖出了井上,用一块破席子一卷抛到了荒野沟里。和爷爷同被抓去当劳工的同村两人都二十多岁年轻力壮,这个九死一生熬到了东北光复逃回了家,另一个多少识几个字被苏联红军招到了西伯利亚开荒去了。后来娶了俄罗斯姑娘在那定居生活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回来探过亲。就可怜我那爷爷呀,一去不复返,死在了异地他乡,死在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残害下。
       解放后父亲曾多次去信牡丹江有关部门查询爷爷的死亡地点,由于时间太久加上当年战乱死人太多又无法提供煤矿确切情况终无结果。
      过早失去了父亲,那生活的艰辛,阶级仇,民族恨在父亲的心中萌发。在地下党的指引下父亲十七岁就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走上了救亡和解放的战场。
      又快到清明了,爷爷你知道吗,你的孙子想您了。您在他乡还好吗?何时才能找到您,把接回离开了75年的家?爷爷啊爷爷,您在天如果有灵,就告诉我一声。咱,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