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河水乌江浪白洋畔

品茶如品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别问我年龄,我肯定比你想象的老。别问我长相,我丑得吓死你。别问我学历,高中毕业就到广阔天地炼红心去了。别问我职业,到老也没一技之长。别问我名字,我不叫鲁闽黔

网易考拉推荐

不懂爱情的季节(原创) 文/鲁闽黔  

2014-03-06 13:18:39|  分类: 爱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6年前,一群十六七岁,大的也就十八九岁的青年被送到了全县最偏远的一个小村庄,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文革刚刚结束,禁欲的爰情刚刚复苏,“美酒加咖啡,喝了一杯又一杯,想起了过去,喝了一杯又一杯。我知道爱情象流水,管他去爱谁,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再一杯”。港台爱情歌曲也由一位从福建回乡插队的知青从东南沿海传到了这小村庄,这三十多男男女女的知青点。不少知青的心萌动了,也许是劳作了一天,面对寂寞的夜晚想找点欢乐。也许是吃着玉米饼子高梁窝头仍营养过剩,青春的荷尔蒙分泌过旺。也许是如当今的大学生为了让四年不留遗憾,不求天长地久,只求一朝拥有。也许是看了电影队来放的刚复映的电影《我们村里的年青人》,而心中免不得想发发情。半年下来知青点就热闹开了,他和谁怎样怎样,你知道吗?她常上他屋里玩。那天晚上见谁和谁上西边果园去了。......如果整理出这些小道消息,弄几版当今小报的八卦新闻是满够的,一定吸引读者眼球。
       在那个爱情刚刚开放的年代,人们如同搞地下工作,既使在谈情说爰也是偷偷摸摸的。没有现在年青人那种狂热、大胆、直白。我们下乡一年后,又迎来了一批新知青。新知青中一小帅哥与我们这批的靓姐好上了。那时我们不知什么叫姐弟恋,总觉好另类呀,不知他俩是哪根筋搭了哪根筋,成了众人议论的热点。我们第一批招工走后,据说这姐弟恋到了伊甸园程度。以后想来他俩这哪是用感情在恋爱,而是在释放劳动的苦累,在放纵青年男女的一时压抑。后来他们招工进了城,帅哥进了一垄断行业,这靓姐进了工厂,家中一干预,两人的爱情鸡飞蛋打了。这是爱情吗?这靓姐现在下岗多年,靠开个小店生活,加上孩子婚变丈夫患病,日子很艰难。那帅哥日子过的十分富足,孩子移居国外。倒是我们这帮局外人凑场玩时,忘不了叫上靓姐,如今变成大嫂样的同学,有困难大家帮下。
        我们那批知青里还有一对比较轰轰烈烈,一位相貌很一般靠下的喜欢上了一大帅哥。也许是女追男一张纸的原故吧,这一男一女竞然恋上了。恋的是死去活来,让几个长相还说的过去的女知青打翻了醋坛子。这也可以理解,在这荒凉的小村庄里,帅哥靓妹谁不想有爱情滋润下呢,用以打发这无聊的时光,让苦和累在异性的关心下一空虚的心?这俩人轰轰烈烈的钻了几次高梁地后,那爱的火花渐渐熄灭了。从相爱到结束,也就大半年。这是相爱吗?这种爰别说是人,动物都会。爱情是什么呢?
       知青点上的爱情和走马灯一样,一对又一对,你唱罢来我登场,演了一出又一出。最后没有一对成了夫妻。其实这不是爱情。
       老鲁你咋不说说你呢?我?我也有爱情。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这是裴多菲的诗,上高中时从一本书里读到,觉的不错就抄到了本子上,这本子也就带到了乡下。见知青们耐不住青春萌动,我也不免春心荡漾。这是当时写的一首所谓诗的开头“在公社的光荣榜前,有位姑娘的照片。望着她,想起了我们的誓言。那是插队的那天夜晚,河东桥上的挑战,看谁先把红花戴胸前。......。”这首政冶性又有点朦胧爱情的诗,竟然投出不久在刊物上发表了。引起了不少人的议论。知青们、村民们看了这诗演义了不少版本,可火力侦察了好久,也没发现什么情况。在为争取自由民主为正义而斗争中,生命和爱情都可抛弃,那坚守的又是什么?在那十七八岁的年龄里,我对爱情很迷茫也很困惑,爱是什么?什么是爱?从那时起一直在思索,在痛苦中思索。那乡下两年,不少知青在尝试着爱,我也在煤油灯下尝试,把对爱寄在了笔尖,用创作的手法写出了对爱的朦胧与希冀。几个豆腐块的文学作品的发表和新闻报道的刊发,让我没进工厂直接招进了新闻单位以工代干了,这是后话。
         有男人女人的地方就会有爱情,知青点的一个个爱情随着时间推移一个个烟飞消散。我作为一个看客,在那时,用现在话说叫羡慕、嫉妒、恨,也有迷茫、困惑和不解。爱情是什么东西,那时已读了不少小说,书中的情爱知道的并不少,而现实呢,就如不可触摸的网,因为理论往往和现实有距离甚至脱节。在我那时的心里,爱情是至高无上的,一旦拥有了爱那是要用一生去捍卫去珍惜的。不能象喝茶那样,水淡了茶败了一泼了事。也就只有当看客的份了。
         三十多年过去,回头想想那时我不懂爱情,他们其实也不爱情,那是一个不懂爱情的季节。谈不上爱和被爱。
         现在懂了吗?仍介于懂与不懂之中。因为宁愿抛弃生命也不能抛弃爱情,理想的唯美思想让我陷入无限的痛苦和思索中。裴多菲的思想一直不认同,主义再真,难道就必须抛弃情吗?或许成了不折不扣的乌托邦,把爱情神圣化了,也就自寻了烦恼。
        “我和你,心连心,共住地球村”。心连心才是真正的爱。问世间多少家,又有多少人的爱,是连着心的呢?我不知道。
        你懂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