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河水乌江浪白洋畔

品茶如品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别问我年龄,我肯定比你想象的老。别问我长相,我丑得吓死你。别问我学历,高中毕业就到广阔天地炼红心去了。别问我职业,到老也没一技之长。别问我名字,我不叫鲁闽黔

糗事重提(原创) 文/鲁闽黔  

2013-12-07 20:16:14|  分类: 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准备让二姐来替我下,她孙女一般双休被儿子接走,不能让她闲着回来替会我我好出去透透气。下午去一朋友家帮下忙,如果需要人手的话。没活干俺就坐他家抽烟喝茶吃瓜子,也当休闲吧。
             朋友的儿子明天结婚,这是个喜事,老鲁自然得去道喜。我和朋友相识24年了,两家的儿子初中时又是同班同学,这贺礼自然双份了,儿子打电话说一直到春节前他们不放假了,让我代他去祝贺,你说帮他掂上几百块钱的贺礼,俺还好意思再问他要吗?
            这朋友和我同龄,去年一批提前离的岗,他外出又打了份工,而我宅在了家当了护工。虽离开工作岗位我俩很少见面了,电话也不常打,但友谊却仍存在于心。我们的友谊始于24年前的几个糗事,糗事参与者我和他。
          1989年滨州市(县级)创建国家卫生城获殊荣,各级领导皆大欢喜。我俩都被抽调在创城指挥部工作,我负责宣传,他给分管领导当秘书。为了总结创城经验提高城市知名度,领导决定在当时的上海《城市导报》发一个专刊。领导可能看我们干活累了又都没去过上海,便把这组稿和送稿的任务交给了俺俩,说把这几个版面的稿子送去后等排上出了报把报纸拿回来。这可真是个美差,终于有机会去大上海了。
          在上海待了十二天,出了几桩糗事,现翻出晒晒。
         查俺票。在等专版出版的那些天,除了去报社对稿件进行了修改外,大都分时间就是闲逛。玩的地方不少,从公交车上下来,车门囗大多都有查验票的,而且每次都会冲我们俩来,请拿出你们的票来?我们乖乖掏出票来递上,验票的总还用不信任的眼光扫一扫,弄得俺俩和做贼的一样。俺俩就耐闷了,咋下车的那么多不查回回查俺呢?想了半天,上海人把外地人都当做乡下人,俺俩这长相打扮不能不让人家对俺们重点盘查。我俩个头差不多高都在一米七六七七,又都穿着那年代时兴的厚底的翻皮皮鞋,在南方人眼里我们就又土又高了。我穿着件厚军用棉衣外边套了个低档的风衣,朋友更萌,外边穿了件交警配发的厚皮衣。那时虽是十一月底,这打扮在当地冬天还行,到了上海就太土太北方佬味了。那时我们虽二十多岁,可长的都不白净也不是细皮嫩肉。回回坐车次次被当贼防当逃票的查。俺们这行头还是专门为到大上精心挑的着装,现在想起来那打扮真有点不伦不类,也没考虑江南气候,自觉臭美,却糗死了。
      理发。一天朋友说头发长了理下发吧,劝我也理下。来到大上海享受下大都市理发师的技艺也算带回去个纪念吧,俺俩一块理去。在淮海路一家规模不算小的理发店里我们坐下了,洗头、理发、刮脸、头部按摩、吹干一系列下来还真舒服,对着镜子一照,人还蛮精神的,这大城市的理发和咱那乡下就是不一样,心里老美了。两人理完发付钱吧,一人三块五。俺娘啊,这不故意坑俺外地人嘛。当时咱这理次发才一块钱。俺俩就和收银台理论上了,人家服务生看见了俺这乡巴佬的心思,往墙上一指,说先生这是物价局审核的,明码标价。这事更糗了,走到门囗隐约听见服务生说乡巴佬侬以为这乡下啊。
      有天我俩去浦东玩了天,那时还没大开发。回来较晚了又饥又饿,见路边一灯火辉煌的店门上书什么圣亚餐厅,这不饭馆吗进去吃呗。还别说这饭馆还不错,灯光蒙蒙胧胧,小夜曲在厅里轻轻飘着,漂亮的服务生引导我们坐了下来。嗬舒坦,这饭馆还是沙发椅,也没有那平常饭店的吵闹声。俺俩后悔来上海好几天了咋就早没发现这里呢,这环境吃饭多爽啊。我们对服务生说来两碗喝的再要两份菜,两碗米饭。服务生说先生这里有炒饭有牛排有沙拉有.......,俺俩洋鬼子看戏傻眼了。这咋和俺们常下的饭店不一样呢?也真饿了吃了再说。点了两杯咖啡、两份牛排一份汤外带两份炒饭。饭菜上来了俺们一看就这点吃的这是喂猫呀?便问这是几份呀,服务生说两份齐了,二位慢用。一结帐脸都绿了,一套七块五两花了十五块钱。在慢用中俺也知道进错店了,没吃过洋餐可听说过,这不是俺们想去的大众饭店。吃饱了吗?没。咱去找面馆吃面条去。出来门俺俩商量说。不但那晚又吃了面条,连着好几天都吃了几顿面条。别忘了那时俺们工资一月才四十八块五,差旅补贴很低又是包干的这美了舌尖饿了肚子的糗事一直是我俩间的笑谈。
        一晃二十多年了,儿子们也到谈婚迎娶的年龄。他们现在买件千而八百的衣服,吃顿西餐是很平常的事,都在不错的行业供职,收入较好。就是外出也少有象父辈那样糗事发生。今下午和朋友重提这旧事笑的哈哈的,俺们说现在再去那大上海绝不会再象土老冒那样了,生吃地瓜没心眼。咱一人拿上张银行信用卡刷刷刷,先玩的痛快吃的高兴地再说
        这回来一想,我们两个要再去上海乱消费齐刷刷,那一兑帐单还得再从工资卡上还帐,这还能痛快高兴吗?割肉哇,恐怕又是糗事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