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河水乌江浪白洋畔

品茶如品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别问我年龄,我肯定比你想象的老。别问我长相,我丑得吓死你。别问我学历,高中毕业就到广阔天地炼红心去了。别问我职业,到老也没一技之长。别问我名字,我不叫鲁闽黔

网易考拉推荐

英魂在心-------给宏伟大哥、海琴大姐的一封信 (原创) 文/鲁闽黔  

2013-11-21 16:30:20|  分类: 心中的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伟大哥、海琴大姐:
         您好。通过网络博客我的文章和洛阳晚报编辑的专刊认识你们很高兴。孙云秀烈士是您的亲伯伯,也为您感到骄傲。孙云秀烈土虽然离开我们已经64年了,但烈士的英魂永远留在了我们心中。
         孙云秀烈士是我父亲的首长,父亲曾告诉我说,孙云秀团长是打济南外围时调到他们团的,参加了解放济南战役。据说孙团长是红军出身,是从延安警卫部队调到华东野战军的,任十纵队特务团团长。该团渡江战役前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十兵团28军82师246团。
        由于那时父亲在基层连队任职,除参加连以上干部会外和孙团长接触不多。但父亲印象最深的是在渡江战役前的练兵中,孙团长组织全团连排干部进行训练,团长身先士卒,和指战员们一起训练。在一次组织班进攻战术时,前边一片泥水地,团长带头在泥水里匍匐前进做示范动作,让在场的干部深受教育和感动。父亲的印象里,孙团长中等个子偏瘦,长的很白静,看着象个书生。图片
       孙云秀烈士的生前事迹知之不多,现可见的资料也较少,可能与他是从西北野战军或军委总部调来以及他所在大部分团级干部在1949年10月24日和25日分别率队登岛作战牺牲或被俘有关吧。我现在手头的资料介绍孙团长的也很少,现找出孙团长壮烈牺性前后的一点资料告诉你们,以缅怀革命先烈--------我们共同敬重的孙云秀伯伯。
        《海漩,兵进金门全景纪实》一书,作者为陈方惠,是由华文出版社1994年12月出版的,由时任济南军区司令员张太恒上将作序的报告文学。书中这样写道:
          1949年10月24日解放军三个团登岛,在面对数倍于我的强敌,在孤立无援的苦战之中,危在旦夕。这天(25日)上午,肖锋副军长将金门战斗情况向兵团司令员叶飞和副政委刘培善作了汇报。叶、刘指示,“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派兵增援,同敌人战斗到底”。
          登岛的船被敌炸毁,有去无一回。陆地已找不到船。
          好不容易搞到了几条大船,军指和师指决定派246团团长孙云秀带部队上岛增援。孙云秀是个英雄的团长,打仗很有一套。他已获悉前方战斗已经严重受挫,深知这次前去增援凶多吉少,生还的希望是很小的,他就是抱着拼死决战,效命疆场的决心受命带队增援的。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孙云秀作为一个资深的团长,是深明此理的。临行前,他把钢笔、手表摘下来,递给后留的领导,表情庄重地说:“这就作为我最后一次党费吧!这次我真的是革命到底了!“临乘船时,又让原来的警卫员小孙转告肖锋副军长和贡喜瑞大姐(肖的夫人):“我死后,请他们代我告知洛阳城东老家父母,并让妻子王佩兰改嫁。”
          孙云秀就是这样怀着壮怀激烈的凛然豪情受命危难,疆场赴死的......
          书中又说:26日晚孙云秀以一久经沙场的老战士的气概,抱定疆场赴死的决心,受命于危难之机,向战友匆匆话别,并连自己的后世都交代了后,带领一营教导员候增华、副营长徐赞林、团直炮连连长孟令义、二连连长刘汉亭等300多人扯篷扬帆,从大嶝岛东南角起渡,向着金门古宁头方向疾驶。
         凌晨三点孙云秀的300多名援兵登岛成功,与251团团长刘天祥(山东滨州市无棣人)等打散的100多人汇合,后又与244、253团的田志春、孙树亮、徐博等团干部取上了联系,商议突围之策,没有船只,被困在岛上如何渡海突围?只有拼了。
         一投入战场就卷入了与敌人激烈拼杀的旋涡之中。他们打得很猛,进展很。上岛不久,一连拿下了五个村庄,三个山头,俘敌500多名。当他们快要攻进金门城时,敌人的大批援军上来了,坦克带上来的步兵,从四面八方把他们包围住了。孙云秀沉着指挥,让大家把敌人放近了打,让射击的每一颗子弹都能打倒一个敌人,敌人一批一批的上来,..........敌人的重炮向阵地猛轰,轰炸机也低飞俯冲轰炸,一个个战士牺性了,所带的弹药也将耗尽。平时清清秀秀像白面书生一样的孙团长,患有肺结核,身体并不强壮,自此时,似乎完全换了一个人,全身衣服早已挂破,嘴焦裂,眼睛发红。在这样危机关头,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依然镇定自若,在弹药越来越少的情况下,要求大家采取过去打阻击的办法,挖单人掩体,在敌坦克必经之路两边挖堑沟。............孙团长率领大家就这样和敌人反复拉锯,顽强阻击了一天。敌人的尸体堆满野地,而解放军伤亡越来越多,最后只剩下了12人尚有战斗力。孙团长命令轻伤员和重伤员互相搀扶着,撤到了古宁头村子里。.............敌人打燃烧弹了,炮弹轰鸣火光四射,一些伤员被炸死烧死。团长下令,撤,突。把文件包扔火里烧了,出了村顺海滩向东南山地突围,突围出去后,孙团长身边只有5个人了。
         从登岛投入战斗一天多来,他们粒米未沾牙,滴水未进嘴,又饥又渴。这时,他们正好来到一块地瓜地里,想挖块地瓜充饥。可惜地瓜都叫炮弹炸烂了。瓜地里四处是尸体,有敌人的,也有带红五星的。炮连孟连长到旁边一块花生地里,挖了一捧花生,剥了一颗,将花生粒递给孙团长。只见团长脸色发紫,眼球整个儿都是血红血红的。他将花生粒放口里,嚼了几下,却咽不下去。烦躁地吐了出来,骂了一声:”娘那个逼,老子同他们拼了!“
        .....................
        天亮了,敌人开始毡式搜山。四面八方的敌人向孙云秀的山头包围了上来。
        敌人越来越近了,把所有可能突围的每一道缝隙都堵死了。孙团长一直蹲坐在地上,他身后有块一人多高的大石头。他把身体往这块石头中间圪蹴了一下。此时,看上去,他好像个老实巴脚的村野牧羊人。在悠然自得地放牧羊群。
         敌人越来越近,80米,60米,50米,40米,........突然孙团长变成了猛狮,站了起来。将身体紧贴岩壁,面对蜂涌而上气势凶凶的敌人,巍然不动,俨若一尊铜像。他声音宏亮地对围上来的敌人说:”朋友们,过来吧,我就是团长!“
         敌人好得意呵,一个个咧嘴笑了。............停止前进,准备共军团长乖乖投降。
         可是孙团长话音刚落,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啪啪啪三声枪响,孙云秀一举手枪,三个敌人全部中弹倒地。没等敌人回过神来,孙云秀用最后一颗子弹朝自己开了枪。血浆顿时喷出,宛如一丛怒放的红杜鹃。他的身体也慢慢随之向后仰去,却紧紧地贴在石壁上,笔挺地倚立着。
         孙云秀牺牲了,他是站着死的。
         孙云秀牺牲了,他死了也不倒下。
         金门一战,三个整团又半个团,四个团长没有回来,政委没有没来,营长、教导员没有回来,连长、指导员没有回来,排长、班长、副班长没有回来,9000多名官兵连一个人也没有回来。
         全军覆没,无一回还。(后台当局释放了部分被俘人员,上世纪八十年代为被俘人员错误处理的予以了平反)
       伟大哥、海琴大姐:遥望金门,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海浪滔滔,数千名英烈们,魂兮来吧。海峡两岸要和平,海峡两岸终有一天会统一。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现在两岸局势平稳,九二共识,和平发展,一个中国已成为海峡两岸的共同心声。我想到金门寻找英烈们的遗骨,目前是很难的涉及的政治层面问题太多。但魂归故里的这一天应该快到了。让我们期盼着吧,期盼着祖国统一的那一天。我想为时不会太远了。
       好在人民没有忘记他们,洛阳人民没有忘记英烈孙云秀,滨州人民也没有忘记英烈刘天祥,渤海老区的人民没有忘记攻金部队牺牲的244、251、246团的滨州籍烈士们,除253团外,这三支团队干部战士大都是滨州人民的子弟兵。如今渤海烈士陵园里写下了他们的名字,每当清明各界人士都去悼念他们,缅怀先烈英雄功绩。我想洛阳也是这样吧?先烈们应该含笑九泉的。
       大哥,大姐:今天就写到这里。
                                祝好!

                                                                                          鲁闽黔
                                                                                                   2013.11.21.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