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河水乌江浪白洋畔

品茶如品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别问我年龄,我肯定比你想象的老。别问我长相,我丑得吓死你。别问我学历,高中毕业就到广阔天地炼红心去了。别问我职业,到老也没一技之长。别问我名字,我不叫鲁闽黔

网易考拉推荐

珍藏的回忆 (原创) 文/鲁闽黔  

2013-11-18 17:37:05|  分类: 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收拾房间,不意中找出了一张老黑白照片。哈哈,照片中的我瘦瘦的,黑黑的(本来就不白),理了个平头,背着一个苇笠,斜背着军用包,照片的背景是一排土坯房。
         照片的背面是我当年写的“摄于1977年8月14日单寺公社小赵家村”。虽然老鲁长的并不咋地,可现在看起来这张照片还算咋地,青春四射,阳刚十足。嘴上的小毛毛正往外窜,隐约可见脸上几颗小豆豆,那可是青春的象征。
         这张照片是我上山下乡当知青插队落户来到原滨县单寺公社小赵家大队的天,在知青点上留的影。那土坯房就是我们的宿舍。一晃36年过去了,珍藏在心里的东西,是对昔日的回忆。
         那年我刚17岁。高中一毕业来到了这当时号称“沾化不要利津拽(丢弃的意思),滨县无奈拾起来”的荒凉小村庄。这村除和利津县的谢家皂略近外,最近的村也得七八里地,尤其是村东放眼放去无村落可寻,河东是一望无际的开垦的和尚未耕种的荒野。人少地多,广种薄收,大干苦干,“干到腊月29,吃了饺子就下手”,成了这个村的特点。也就成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农业学大寨”的典型单位
         我们是第四批到这个村插队的知青,第一批是1969年淄博的知识青年,8年后我们来时这批知青除两人因结为夫妻成为村里地地道道农民外,其余的都先后招工或当兵走了。留下的这对知青夫妻我们叫他哥和嫂,嫂子在家里开了个经销店卖些酱油醋烟酒糖和日用品,她家也就成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了。在这小屋里我们不少知青学会了吸烟,九分钱一包的勤俭烟很难买到,一毛五一包的小金鱼烟成了我们的抢手货。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让我们大多数男知青学会了抽烟,面对荒野也许吞云吐雾能够打发掉那白天的劳累和夜晚的寂寞和无聊。
          “好外日”!这是当地骂人的一句话,也成了我们整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连有些女同学也时不时的来上这么一句。带着星星上工,望着月亮收工,时不时的还夜战。在寒冬腊月的水利工地上干活,再柔雅的女知青也会变的粗鲁起来。那时吃的是杂交高梁窝头加咸菜,睡的是房东腾出的西屋或南屋,铺上层麦草打地铺。有的门不严实的,西北风一刮呼呼地凉风往被窝里钻。在这环境下学会几句脏话也就可以理解了。来上几句好外日或我操、他娘的......。或许能发泄一下内心的苦恼,让苦累随一句骂声走。
         一群男男女女十七八岁的青年天天吃住在一个大院里,就没点艳情事?这个还真的没有。那年代的年轻人虽然也正处于青春骚动期,或许是社会环境,或许是思想保守不开化,或许都打着小九九盼着招工进城,没有一个知青光明正大公开谈情说爱的。也许我们那代人那时就根本不懂爱情。也有那么几个男女知青来往比较密切,他们大都不是同班同学就是父母都是一个单位的,相互帮助下也是很正常的,没人去注意和联想,这与爱无关。老鲁曾在一博文中说过,俺当时写过一首诗叫《在公社的光荣榜前》,抒的是一段蒙胧的情。这诗在文学杂志上发表后引起了许多知青的猜想。什么情况?你写的是谁?是不是你和?我不解释,只是哈哈大笑。心想俺就胡编瞎写不就为了挣个稿费吗?当时当恢复稿费制度,三五块钱当时可是个不小的数目。文学的东西就是个创作,不一定要有原型也非一定要亲身体验。是“这一个”。老鲁至今写博客也如此,万不可对号入坐。快乐了,烦恼了,俺都喜欢写点东西,从17岁当农民开始,从未间断。有的为生计为工作,更多的为了自娱自乐。把冲动变成了文字,心就渐渐平静了。
        嫂子死了,死于绝症,十五六岁初中毕业就来到这小村庄的第一批知青。落实知青政策时安排进了供销社,单位改制了成了失业老人。就这样走完了一生,一个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姑娘,生命结束在了异乡。嫂子是个快人快语很直爽的人,当年对我们这些小知青很关心照顾。至今我们都很怀念她。大哥,这位曾经的全省扎根农村干革命的知青典型,以后当了教师后来调到了乡里工作,现在也是六十多的人了,不幸的是老年丧了妻和他一起下乡的知青不少返城回淄博的都成了各级领导或行业专家骨干,我的文学启蒙老师,返城回淄博市后文学创作颇丰,后来成了市直某部门的主要领导。当知青这一称谓早已成为一段历史的名词时,这位当年的老知青大哥却扎根在了这块为之奋斗了大半生的较为贫困的土地上,成了地地道道的滨州人,一名基层的普通教师这也许就是命运,命运有时由不得自己,有时就在自已一刹那的选择上。不知他有何感想,我从来没问过。
       当年我们意气风发唱着,“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年轻人,如今由于提前离岗的政策执行,大都退下来了。是否功成名就没有统一的标准答案,有的成了专业技木人才,有的担任过一定领导职务,有的下过岗失过业,甚至有的英年早逝了。但我们可以自豪的说,我们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心不一定练红了,但我们这批知青无论在什么工作岗位上,无论家境贫富,没有一个人违法犯罪也没有一个人因违记受过处分。也许是因为我们吃过苦受过累,也许是因为我们经过风雨,也许更因为我们是在艰苦环境下锤练过的知青。我们珍惜这一历史的荣誉。在一次知青聚会时,我们这些年过半百的老头和老太婆都这样认为。
      看着这有些发黄的照片,在回忆中沉思,在沉思中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